行业新闻
我国取消百种低价药最高零售价

本文导读:为鼓励药企生产低价药积极性,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,国家取消283种低价西药和250种低价中成药的最高零售价,生产企业可在西药费用日均不超过3元、中成药日均费用不超过5元的前提下自主定价。

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8日宣布,为鼓励药企生产低价药积极性,减轻患者使用高价药的负担,国家取消283种低价西药和250种低价中成药的最高零售价,生产企业可在西药费用日均不超过3元、中成药日均费用不超过5元的前提下自主定价。

  据悉,发改委列出的低价药品种高达533种,涉及1100多个剂型,相当于2000多种医保报销药品数量的四分之一。

  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、发展改革委等8部门有关做好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要求,抑制高价药品不合理使用,各省(区、市)价格主管部门应在今年7月1日前向社会公布本级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。

  为规范企业定价行为,发展改革委要求各地对价格变动频繁或变动幅度较大的,价格主管部门要加强监测,必要时开展专项调查;对不合理提价要依法重点监管;对价格违法违规行为,要依法严肃查处。

  据价格管理部门和一些药企介绍,近年来,一些药企在政府药品招标采购中恶性竞争,部分纳入医保范围的低价药招标价格远远低于生产成本。加上原材料、劳动力和环保等成本不断上涨,部分药品用途不广、用量少等原因,一批日均费用数元以下的药品厂家限产或停产,导致患者用不上低价质优的药品,其中包括部分急救用药,如每片几分钱的治疗心衰用药地高辛。

  “为加强价格监督检查,发展改革委鼓励社会各界对医药价格违法行为进行举报,价格主管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价格违法违规行为。”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  从总体上看有利于医药费用下降——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谈低价药新政

  为什么要出台这些政策?会不会导致患者用药负担大幅增加?记者就此采访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负责人。

  利薄企业不愿做医院不爱用

  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相对于高价药品而言,低价药品盈利水平比较薄弱,消化成本上涨能力有限,对成本变动比较敏感。近年来,随着质量标准提升和相关生产要素价格的上涨,企业生产成本不断上升,由于招标降价以及零售限价不能灵活调整,企业生产供应低价药品的意愿下降,医院缺乏使用积极性,导致一些低价药品出现短缺、甚至断供情况。

  为保障低价药品生产供应,国家卫生计生委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》,从生产、流通、价格、招采、使用等各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。“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方式是其中一项重要措施,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,调动企业生产供应和医院使用低价药品的积极性,满足临床用药需求;有利于抑制高价药品不合理使用,优化临床用药结构,降低医药费用总体水平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  调价利于减少高价药的使用

  这位负责人表示,低价药品大多是生产企业众多、竞争比较激烈的药品,放开最高零售限价,市场实际交易价格不会出现普涨现象。

  价格主管部门将加强监管和引导,防止经营者滥用自主定价权。另外,有关部门将针对低价药品进一步完善招标采购政策,确保通过竞争形成合理价格。

  即使一些药品因原辅材料上涨需调整零售价格,由于有日均费用控制,价格变动也是可控的,而且对低价药品报销标准较高,基本不会增加患者负担。低价药品和高价药品之间大都存在一定替代关系,合理调整低价药品价格,有利于调动企业生产供应低价药品的积极性,有利于医疗机构优化用药结构,减少高价药品使用,从总体上看,有利于医药费用下降。

  医院——低价药短缺影响治疗

  北京隆福医院心内科主任赵新说,许多低价优质经典药常常短缺甚至断货,其中不乏抢救生命用药,如临床中用的最多的治疗心衰的地高辛(一片只有几分钱)、西地兰等。

  “部分临床常用药品特别是一些经典老药出现供应不足甚至断供,是长期存在的老大难问题。近年来部分药品短缺问题尤为突出,如心脏手术必需的鱼精蛋白,治疗甲亢的甲巯咪唑等。个别药品甚至出现‘一药难求’现象。”国家卫生计生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说。药品短缺直接影响患者临床治疗,危及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。

  “低价药不等于质量差的药。有些经典老药由于临床使用历史悠久,疗效确切、副作用小,并不比一些新药差。”中国药科大学医药价格研究所所长常峰说。

  常峰说,用几毛钱的青霉素替代几十元的头孢硫脒等药物,不仅能减少患者负担,抗生素滥用的局面也会得到改善。临床用得最多的治疗心衰的药物地高辛、西地兰等非常便宜,效果都非常好。如果一些常见病用低价药就可以治疗,没必要采用昂贵的新药。

  药企:并没有多少上涨空间

  华润双鹤每年销售的治疗高血压药物降压0号高达11亿片,患者每天只需服用一片(1元)。按照新政策,这家公司理论上可将降压0号价格涨到每片3元,即使每片涨1毛钱,收入也相当可观。

  然而,华润双鹤副总裁陈仙霞并不认为有多少上涨空间:目前市场上治疗高血压的药物种类很多,公司生产的降压药不是不可替代的药品。有的药物甚至比降压0号还便宜,只不过这类药服用比较麻烦,需要一日多次,每次多片。

  常峰则认为,不必过于担心低价药价格上涨,日均费用标准起到封顶控制阀的作用。“与担心低价药品价格的有限上涨相比,我们更担心低价药消失,这会导致我们不得不用高价药品。”

 
关闭